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农家贵女_ 第一百七十二章 针线和读书-

时间:2021-05-28 18:5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风飞凤小说农家贵女 第一百七十二章 针线和读书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毕竟,人人都说玉洁郡主是高龄产妇,容易难产,把玉洁郡主吓得不轻,虽然文瑾知道,二十五到二十七岁,最适宜妇女生产的年龄,但她却不敢说出来,就是说出来,也没人肯信哪。

    倒是葛氏的话,玉洁郡主是句句都信。

    葛氏是个闲不住的人,有她陪着玉洁郡主、帮忙照顾嫣然嫂子,文瑾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亮曦这一年多,跟着韦氏生活,也跟着文瑾一起学大家规矩,小小人儿,已经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,行不摆裙、笑不露齿、说话也文文气气的,亮晴看见了,大是羞惭,悄悄给葛氏嘀咕她也想学,葛氏很为难,只能安慰亮晴看以后有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文瑾按玉洁郡主的意思,让人赶做了几身衣服,给葛氏和亮晴换上。

    “姐姐,这一大家人,都不干活,吃什么呀?”亮曦还不懂事,亮晴却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姐姐开有铺子,另外家里也有庄子,雇人来种,还有呢,郡主娘娘、你三姑夫和文翰哥,也有奉银可拿,不愁没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,我能出去挣钱不?”

    “哟,亮晴为何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娘老是逼我做针线。”这个爱读书的女孩子,说起这个,眼圈立刻都红了。

    葛氏也悄悄给文瑾说过,她很后悔让亮晴读书:“女孩子懂那么多,也没用的,拿着针,就像是抓了根棒槌,这可怎么好?眼看着就该找婆家了,谁家敢要这么个主儿,不会针线活儿,一家大小穿什么?”

    文瑾也为亮晴考虑过,以她的身份,就是给人做填房,也进不了大户人家,但小家户谁能受得了不会干活儿的媳妇?亮晴的出路,应该是找个合适的事儿做。她听说京城有些专做女人生意的裁缝铺和金银铺,账房和管事,都是女人,薪水还不低,亮晴能赚钱,自然不愁今后的吃穿用度,她不会做,可以花钱雇人,或者买成衣,并且,她能自己养活自己,在婆家就有底气,不怕被婆婆拿捏了。

    “亮晴,那你有没想过,跟姐姐一样,自己挣钱自己花,就是到了夫家,也不看男人脸色,不用手心向上讨着花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希望能跟姐姐一样能干了,可,就是,我哪有那样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别发愁,姐姐让人打听打听,帮你找个事儿做,一个月俸禄养活自己,还有结余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亮曦也在一边瞎掺合:“我也要,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“亮曦乖,你还小,等长大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好好读书——”文瑾一个头两个大,韦家这是怎么回事?全长反了,两个女儿都嗜学如命,大儿子却急忙考不上功名。

    韦成岚很丧气,亮工到现在,还没过县试呢,钱文翰可是十五岁就考了秀才的。

    韦氏私下给文瑾叹气:“没法子,外甥像舅,葛家舅舅没有你韦家舅舅读书好。”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。

    韦家人到来,让钱府这一段时间特别热闹,文瑾更忙,萧逸过了几天悄悄来看她,发现女儿精神状态很好,没有任何的不对劲,让他既欣慰又失落。

    钱隽这段时间,来的也很勤,却只能在外院,见见文翰。他真的太想念文瑾了,但却怕给心爱的女人带来麻烦,不得不强自隐忍,面对文翰,感觉文瑾就在不远处,他浮躁的心,能略微安宁些。

    文翰比文瑾的心态要好得多,一个劲劝她放心:“你怎么不相信钱隽?西疆战事打了十年,他一去就立刻出现转机,这是怎样的智慧?”

    “可,哥哥,你见过谁能争过皇帝?”文翰从钱隽的嘴里,隐约知道皇上的心思,不小心说漏了嘴,让文瑾掏出真相来。

    “钱隽让我转告你,只管放心,他有的是办法,只是得等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就看他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把那个至高无上的人都能撬到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文翰的安慰,让文瑾焦虑少了许多,便想起亮晴的事儿来,“哥哥,你在外面行走,看看能不能帮亮晴找份事情做,她不爱做针线,葛舅母老是逼迫她,孩子好可怜。”

    文翰皱眉想了想:“不如,让亮晴男装了跟着亮工再学学,将来给大家女子做女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跟男先生学,要当女先生,就得跟女先生学,知道别人教什么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对。”文翰说完,又发愁了,“哪里找这样的女先生?”

    “嘻嘻,哥哥,有玉洁郡主,你就不用发愁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对钱家十分厚爱,京城贵妇们一想就明白了,太后和乡下来的钱家人,能有什么感情?还不都是因为玉洁郡主?连带太后非常喜欢钱文瑾的话,都弱了下去,都知道这是太后爱屋及乌呢。

    玉洁郡主再太后跟前念叨一句想找个女先生,太后当即就把以前在身边的一个得力嬷嬷派了来。

    云嬷嬷已经五十了,依然头发一丝不苟、衣服平平整整、身板挺直、面色红润,皱纹非但没有使得她显得苍老,反而给人一种祥和、慈爱和阅历丰富的感觉。

    玉洁郡主不光让亮晴和亮曦去学习,还让文瑾和嫣然有时间,也跟云嬷嬷多学学。

    钱先聪出面送个学生进国子监,还是很轻松的事情,韦成岚发愁了好久亮工的学业,就这么解决了,他忍不住松了一口气,只等姐姐给孙女过了百岁,他们一家人就回去。

    韦氏非常不舍:“他舅,韦家湾现在,不愁吃不愁穿的,你把族长的位置,让出来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的,我出来时,就委托给了大河,他也是个能干人儿。”

    “文瑾说,想让你住在京城,不然,姐姐在这里,也没个亲人的。”

    韦成岚叹气,他一直照顾姐姐,就算现在看到钱家过得不错,还是没法彻底放心:“好吧,姐姐,我这两天就在城里转转,看看能不能找个事儿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不能去做力巴。”这关乎钱先聪的面子,韦氏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韦成岚点头。

    文翰听母亲说了此事,拿出文瑾编的记账的书:“舅舅把这个学一学,我想办法给你在部里找份差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好吧?你那里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,何况,你在部里,也得罪了不少人,他们就在看你出岔子呢。”韦成岚比钱先诚还是明白多了,来了才几天,听说了外甥的事情,便能想到文翰的境况了—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文翰年纪轻轻,便出了大成就,各种羡慕嫉妒恨还不四面八方地砸过来了?

    “舅舅,你别担心,只管练好算盘和记账,我让三叔去求仁亲王,到时候送你去兵部,我们这边现在已经没空了,那边可还正准备大动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韦成岚见昔日护在自己羽翼下的小男孩,反倒成了照顾自己的人,心中不由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浪更比一浪高。

    葛氏很快成了玉洁郡主的知心人,这天,玉洁郡主让文瑾管家时,带上葛氏。

    文瑾明白了玉洁郡主的心思,她马上要生产,身边的两个贴身丫鬟虽然忠臣,但毕竟是没出阁的大姑娘,到时候,肯定得方嬷嬷贴身守着,而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太后懿旨嫁出去,或者让萧逸接走,这家里的中匮,必须有个得力的人帮着玉洁郡主。

    葛氏泼辣能干,最可贵的是心底纯正又聪明敏锐,倒是很好的管家人才。

    请亲家奶奶帮着管家,这事儿也不算离谱,文瑾觉得挺好的——换个陌生人,她也不放心啊。

    “葛舅母,郡主娘娘让我问问,你愿意不愿意帮忙管家?若是肯答应,我从明天开始教你,不愿意,我就得教郡主娘娘身边的春桃了,唉,她还是个姑娘,少不了后面要嫁人、生子,郡主娘娘这担子,总也卸不下来,她还希望,多给父亲生几个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帮郡主管家?我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的,咱家比较简单,对外的人情来往,我会的都教给你,若是你还是碰上不知道怎么做的,多请示,少自作主张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郡主娘娘瞧得起,我来就我来。”葛氏就是这点好,肯吃苦,有担当。

    “郡主娘娘说了,会比着别的人家给你薪水,暂时定为一个月二两银,四季衣裳各四套、年底红包十两银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!”文瑾的话还没说完,葛氏就激动地打断了,“这不行,你们家又不是生银子的,我一年就花掉几十两!”

    “葛舅母,你还嫌多?这已经是少的了,京城不比咱们乡下,像你要做的大管事妈妈,哪个一年不挣百十两银子的?好些大户人家的大管家,自己有三四进的大宅子,儿子女儿出门,也前呼后拥的是公子、小姐的呢。”

    葛氏震惊不已,瞪着眼呆了半天,最后还是摇摇头:“别人是别人,我是我。”

    文瑾笑:“不能再少了,不然,别人会说郡主娘娘吝啬。你当那些个大户人家的仆妇,为何你争我斗一个个跟乌鸡眼似的?就是利益所使!”

    “啊?这?”葛氏更不自信了,“一年上百两银子的俸禄,我,我是一个农村来的啊,能胜任吗?”

    “葛舅母,郡主娘娘不是给家里请来以前在太后身边伺候的嬷嬷吗?她要用一年时间,教我、你、嫣然嫂子管家,还要教亮晴和亮曦念书学本事,咱们抓住这个机会,好好学学,有人教着,你还怕做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我会好好学的。”葛氏咬了咬牙,她是个不服输的人,别人能做到,自己有人教着,难道还不行?

    文瑾没敢给葛舅母说,云嬷嬷一年的奉银,再加上衣服、首饰、过节的红包打赏等,要三百两银子才能下来。

    亮晴倒是知道,反而更激起她努力学好,今后也当个女先生的心思更重,三百两银子,她爹爹一辈子恐怕也不能挣这么多吧?

    “亮晴,你要有心理准备,这事儿轮到你,一年能有二十两俸禄,外加四季衣服等,总计有五十两银子都是多的了,人家是太后身边出来的,名头响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那我能入宫不?”

    文瑾一听,急了:“亮晴千万别有这样的心思,宫里那是什么地方?人吃人呢,进去做宫女的,能顺顺当当出来,十个只有两三个,别的不说,光太后被人下毒,先皇一气之下,那天所有接触到的人,洗菜、做饭、端盘子、抹桌子、站在身边打扇子的,听说有二十几个,全都杖毙了,她们中间,肯定多数是无辜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亮晴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晴儿,进宫,那是万不得已的选择,钱是挣不完的,活着,才有命去挣、有命去花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姐姐,我不会再想着进宫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白姐姐的意思就好,那不是你努力,就能如愿的地方,谁也不知道下一刻到来的命运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亮曦也凑热闹道:“姐姐,我也好好学,不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嗯,亮曦乖。”

    亮曦憋了半天:“姐姐,你是怎么从男人变成女人的?”

    亮晴一下子就从刚才的恐惧里跳了出来,“扑哧”笑了一下,捏了捏妹妹的小鼻头:“姐姐本来是女的呀,只不过是前头家里穷,没衣服,老穿哥哥的,咱们误会了。”好吧,这个解释最能让亮曦理解,文瑾都忍不住莞尔。

    “瑾儿姐姐,亮曦长大了,挣好多好多钱,咱们天天穿好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亮曦今天下午,可要好好跟你母亲学针线,到时候,我和亮晴的衣服,都要靠你做哦。”

    亮曦笑眯眯的可爱包子脸,顿时没了神采,她瘪瘪嘴,几乎都快哭了,但还是坚强地咬咬牙:“好吧,我今天下午,就跟娘学着纳鞋垫。”亮曦已经按照葛氏的吩咐,把韦氏叫娘,一年下来,早就说顺了嘴,现在葛氏来了,反而被称为舅母,葛氏当时,也就摸摸亮曦的头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葛氏和韦成岚,都是仗义的人。

    看着亮曦愁眉苦脸的模样,文瑾心里暗暗叹气,葛舅母做活儿,只是粗了些,怎么两个女儿,根本都不爱这个呢?都说侄女像姑姑,韦氏的针线活儿,可是非常漂亮的,她教了亮曦一年,还是没有让亮曦爱上针线。但文瑾不敢心软,不然,自己、亮晴已经注定是不会针线了,再添个亮曦,这也太逆天了,这个社会,女人不会针线,还是有些出格呢。

    又是月末,文瑾盘完家里的帐目,略叹一口气,就因为韦成岚一家来了,做了几身衣服,摆了两回酒席,这个月的支出,就多了三十两银子,难怪玉洁郡主以前担心家里钱不够花,这京城就是销金窟,多少钱都能花出去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若是离开这个家,以钱先聪和文翰的为人,石卫村那片猕猴桃园,肯定要让自己带走,京城这个饭店,他们也肯定不会留下,这边虽然有两个人当官儿,玉洁郡主一年的收入也不少,但钱家今后若是不断添丁进口,日子总有一天也会拮据。

    消耗太大,到处都是因为摆谱造成的漏洞,但这个谱儿,不摆还不行,光这人情往来四季节礼,还有一家人吃穿用度,都够人受的。

    凭什么下人每季都要做新衣啊,还要做两套换着穿,而且,必须是彩色的绸缎,档次低了都不成。这样的衣服穿身上,还怎么干活儿?文瑾很无奈,当主子的,无非需要人帮忙照顾生活,现在闹的,下人都是为了面子的摆设,这都是什么事儿呀。

    难怪那些官员贪墨,不贪墨,没法活嘛。

    文瑾感慨归感慨,事情还得赶紧做,趁着礼部有官员去梁中省公干,让钱先聪出面帮着把石榴送了回去,并写信给孙黄氏,让她主持把石榴嫁给孙冬平,两人年龄都不小了,也该成家过自己的小日子了。

    文瑾作为现代人,自然会提前写信问过孙冬平,那边千肯万肯,石榴早就对孙冬平有意,这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吧。

    同时,文瑾让孙冬平从明湖城抽调了几个厨师过来,准备在京城,再开一家饭店。

    明湖城被她这么连着调出好手,肯定有些吃不消,石榴回去,能帮着孙冬平镇住场子。石榴在这里,处处缩手缩脚,完全没有昔日的气势,笑脸都少见,还不如让她回到能发挥能力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这一回的饭店,文瑾和钱先聪、玉洁郡主仔细商量过,用的是钱家的银子,房子也是玉洁郡主陪嫁的院子,这样,她将来离开的时候,才好给钱家人留下来。玉洁郡主的这个三进院子,平时不住人,都有些破败了,这是她父亲家族的,陈家人丁也不旺,陈贵生的叔祖一家原来住这里,后来有高僧说,他们还是适合住祖籍,有先人护佑,不然儿子保不住,芝兰公主的驸马便把家乡的财产都给了叔叔,叔叔就把京城的庄子和宅子,都给了侄儿。玉洁郡主的弟弟继承了大多数家产,这个院子便给了女儿陪嫁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