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寒门状元_ 第二二八八章 遇贼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天子小说寒门状元 第二二八八章 遇贼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因为大明跟鞑靼开战,边塞很多州府基本都不按照朝廷命令派出兵马巡防,干脆守在城塞内不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城外村镇里的百姓,要么逃难,要么躲进城内寻求庇护,官道上一片萧瑟,到后来朱厚照干脆不走官道,专门挑一些小路走,以至于自己到了何处都不了解。

    好在有江彬指路,他到底在蔚州卫当差多年,再加上手下有本地人,对于地形相对熟悉,如此才没有出差错,但即便如此,还是违背了朱厚照刚开始定下的策略,没办法走到哪儿,吃喝玩乐到哪儿,同时他脑海中繁华富庶的大明城镇和乡村的印象,也因此行而彻底崩塌。

    一连走了三天,朱厚照人困马乏,他本希望在路上找到可供他消遣的东西,但每次经历的都是失望。

    连续长途奔袭,朱厚照身体有些吃不消了,全身酸痛,骨头就跟散架了一般,非常难受,终于动了返回军中的心思。

    但朱厚照生性要强,这回一股脑儿冲出“囚笼”,如此灰溜溜折返回去的话,让他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江彬,不是说这是往蔚州去的路么?为何到现在城池还遥遥无踪?”这天又骑马一天,在一个几十丈高的山口前,朱厚照终于忍不住翻身下马,无力地瘫在道路旁开始泛黄的草地上,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江彬跟着下马,跪坐在朱厚照身前,苦着脸道:“公子,咱们离开军中到现在,总共走了不到二百里,中间几次绕了弯路,还有两次是断头路,白白浪费了时间。预计到蔚州大概还需要两到三天时间,小人对这边也不是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看了看身后,十多骑坠在后面,距离自己尚有几十丈远,当即凑近江彬轻斥:“要不是你说对周边地形熟悉,朕会听你的话出来闯荡吗?到现在连正确的道路都找不着,在这荒郊野岭迷路,上天无路入地无门,若饿死了那才叫悲哀……朕岂不是做了有史以来死得最窝囊的皇帝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朱厚照仍旧拿自己的生死来抱怨,让江彬实在无法接受。眼前的小皇帝实在太过任性,想到什么说什么,完全不顾时间、场合和身份,作为九五之尊老是拿自己的生死来开玩笑,这是江彬无法想象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多时,后面十多骑到来,马背上的骑手纷纷翻身下马,然后马匹去吃草。

    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,江彬派到前方探路的士兵从山口快速驰来。

    到了近前,哨探勒住马匹,紧张地向站起来的江彬说道:“江大人,查探过了,前方十多里连个村寨都没有,山野间异常荒凉,好在道路还算畅通,可以直达孤山河边……现在临近晚秋,孤山河已变成一条小溪,可以轻松趟过去……过河后距离蔚州大概只有一百二十多里,咱们是否星夜兼程赶路?”

    因为朱厚照对下面的人宣称自己是什么“朱公子”,自然不会得到周边这些骑兵的尊敬,这些隶属于蔚州卫的官兵更愿意信奉江彬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如今的江彬鲤鱼跃龙门,这次是奉圣谕回蔚州办差,还持有黄封的御旨,由不得他们不信从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在护送江彬的同时,将“朱公子”顺带送到蔚州去,他们觉得这位面红齿白的朱公子很可能是皇帝身边的小太监,就算敬重也极为有限,毕竟他们跟宦官之间隔着好多层关系,觉得无论如何也求不到一个宦官名下。

    江彬看着朱厚照,征询道:“公子,您看咱们是赶路,还是继续休息?”

    朱厚照摸了摸肚子,一脸苦涩:“本公子腹中饥饿,难道一点吃食都没有?不会要到啃树皮的地步吧?”

    一名骑兵道:“朱公子请见谅,这山野之地实在找不到东西果腹。况且现在是战争年景,地方上匪患丛生,随时随地都有危险,也不是逗留找寻食物的好地方。相反,若咱们咬咬牙早一步赶到蔚州,就不会有问题,那边吃食多的是。弟兄们出来久了,也希望早点儿见到家里的婆娘和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会儿还有心思想这个?”

    江彬破口大骂,“本官调你们到身边来是要做一番事业的,老是牵挂家中妇孺,如何才能上进?”

    朱厚照拉了江彬一把,大度地道:“江指挥使,别跟他们置气,长久在外思念家中亲人乃人之常情,人有七情六欲,谁也没办法免俗。这会儿本公子身体都快颠散架了,咱们多休息一下再赶路吧……对了,一百多里路,天亮前怕是赶不到吧?”

    江彬神色间满是为难:“这个……山路难行,即便咱们连续赶路,至少也需要十个时辰左右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显得很失望:“需要那么久吗?算了,继续走吧,不抓紧时间的话怕是在路上就要被饿死,就是不知道晚上是否有豺狼虎豹这些东西在暗中窥伺?好想打一头猛兽充饥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厚照星夜赶路,消息很快传到十里外的马九这边。

    本来马九等人已在一处隐蔽的山洞里生了篝火,准备吃顿热饭,毕竟除了第一天朱厚照连夜赶路外,剩下两天晚上朱厚照都选择停下来休息,他们以为今晚不需要赶路。

    当得知消息后,马九不得不叫手下起来,重新整装出发。

    “哥,咱这么追下去,什么时候是个头啊?那人到底是谁,需要如此大动干戈?”说话的人是六丫,那个曾经认马九为义兄的粤地小丫头,这几年已出落成大姑娘了,虽然之前她一度随军,但没有上战场的机会。

    此番朱厚照御驾亲征,六丫作为后勤辎重人员一起到了大同镇,后来沈溪带兵出塞,六丫作为情报人员留守关内,此前熙儿送巴图蒙克的儿孙到大同,六丫接到命令赶往张家口堡跟沈溪汇合,此次跟着马九出来执行任务。

    虽然马九刚开始只是沈溪身边一个亲随,算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但因为跟随沈溪屡立功劳,多次受到提拔,到现在已经是沈溪手下屈指可数的大将,也有了自己的嫡系人马,很多人跟着他吃饭。

    这些指望马九的人,基本都是沈溪旧部,以沈溪从闽粤之地带出来的人居多,其中近半为车马帮的老弟兄。

    这些人上战场的机会不大,毕竟他们不是军户出身,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军事训练,所以基本都被编入情报系统,且打拼多年已是有一定身份的头目。

    这些人最大的优势不在于其办事能力多强,而是听从指挥,忠心耿耿,沈溪指挥起来如臂指使。

    比如说六丫,已经成为隶属于马九的情报组织的中坚,都知道她是沈溪手下大将马九的义妹,谁都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当然马九的情报系统比起云柳掌握的情报体系来差距还很大,云柳掌控的情报体系,战场上下的情报全都兼顾到了,而马九主要负责调查后方和朝堂的情报,只有战时才会抽调部分人手加入云柳麾下。

    马九道:“这是大人吩咐必须严密保护的对象,你问东问西作何?”

    平时马九很和善,但执行任务时对手下却很严格,原本车马帮就是一群乌合之众,其中甚至有小偷小摸之辈,三教九流几乎无所不包,现在被整合在一起为朝廷效命,马九身上若没有杀气,根本震慑不了这群人。

    六丫道:“陛下还没回京,大人就让咱出来护送那个小白脸,真让人不甘心……我早就想回去见见嫂子和侄女了,我记得出征时小侄女刚出生不久呢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六丫来说,关心的并不是行军打仗本身,跟着马九出来就是混日子的,她在意的不是什么军功,只要能拿到银子回去充实嫁妆便可。因为她身份特殊,再加上假小子的模样和脾气,根本没人敢接近,更别说向她提亲或者怎样。

    马九没有听六丫的抱怨,下令道:“紧随其后,但不要惊动对方,查清楚路上的情况,从这里到蔚州也就一百多里路,最多再有两天我们就可以好好休息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厚照策马扬鞭,此时他已非常疲惫,但好歹撑下去了,亲手选择的道路,就算再崎岖再难,他也要咬牙扛下去,在这点上朱厚照还算有毅力,没有没完没了的抱怨和扯后腿,更没拿出皇帝的派头欺压人。

    一直到子时,月黑风高,朱厚照已非常疲倦。

    “公子,前面就是孤山河,咱们过去喝点水休息一下?”江彬先快马加鞭到河边逛了一圈,才过来跟朱厚照汇报。

    朱厚照这会儿已是有气无力,一摆手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一行到了水流平缓的小河边,朱厚照翻身下马,蹲下后捧起河水便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,等凉水灌了一肚子,江彬才凑过头来小声问道:“陛下,若您实在饥饿,不如杀一匹座驾,给您充饥如何?”

    朱厚照一愣,问道:“杀了马,咱们怎么到蔚州?”

    江彬道:“无妨,留下一两人,让他们步行回去便可……可以给他们留些肉,这段路走个一两天便可返回蔚州,陛下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朱厚照长长地舒了口气:“你啊你,既然有这么好的办法,为何让朕一直挨饿?赶紧吧!”

    江彬没有解释说需要在河边给马匹开膛破肚清洗马肉,直接过去跟几丈外凑在一起喝水的士兵们说出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虽然这不是什么好主意,但最后士兵们却不敢对江彬有太大抱怨,因为江彬说了,谁把马贡献出来,回到蔚州后除了补上马匹,还会给官银五十两,这对普通士兵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。

    “江大人,咱们抓紧时间赶路,或许明日上午就能抵达蔚州,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杀马呢?再者马肉也不好吃啊。”还是有士兵埋怨道。

    江彬破口大骂:“你们懂什么?你们吃得了苦,朱公子是贵人,能挨饿受冻吗?吃了东西才有力气赶路,难道你们还怕我会赖你们的账不成?”

    士兵们这下没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于是一群人在河边生火做饭,接近二十人的队伍,围坐在篝火旁,好生热闹。

    此时远处三里外一处树林中,马九正用望远镜查看河边的情况,见夜色中篝火明亮,不由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六丫瞪大凤目,难以理解地问道:“这群人莫不是疯了?大晚上的,在河边开阔地带生火,这不是告诉附近的贼寇,有人在这里长时间停留?”

    显然六丫的江湖经验比起江彬等人高多了,主要是因为江彬等人乃是世袭的军职,平时根本不会负责这种夜巡的小事,以前若有盗匪的话,看到官军都躲着走,没人敢跟官兵过不去。

    但非常时候,情况跟平时迥异,官道上一片萧索,贼寇的日子也不好过,迫切需要补充已经见底的粮仓。

    马九面带谨慎之色:“他们出营地时太过匆忙,队伍严重缺粮,这一路又没有补给的地方,杀马充饥乃是情理中的事情,只是这样有一定危险。你们把周边情况探查清楚,若生变,赶紧驰援!”

    朱厚照可没意识到在旷野中生火有多不安全。

    江彬等侍卫虽然有这方面的意识但始终警惕性不高,在他们看来身为官军就可以横行无忌,大半夜生火没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在朱厚照不断催促中,过了许久,马肉终于烤好,朱厚照已迫不及待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军中人来说,马肉膻腥味重且肉质粗糙,加上平日与战马为伍带来的心理上的不适,感觉每吞咽一口马肉都很难受。

    但对于朱厚照来说,只要能填饱肚子就是好东西,而且他觉得马肉很有嚼劲儿,加上烤的时候放了孜然、花椒粉和十三香等调料,吃起来很是过瘾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慢些吃,别噎着了。”

    江彬把所有马肉都留给朱厚照,此时他和手下都没有动嘴。但见朱厚照吃得开心,他这边不免带着一抹担心,生怕朱厚照饿久了此时吃得太快出问题。

    朱厚照不耐烦地挥挥手:“知道了,别啰嗦,跟个太监一样……本公子吃东西需要你来提点吗?真香!”

    腹中饥饿,朱厚照又吃到新鲜的肉食,觉得马肉是世间最好的美味。此时他却不知,河对岸几里开外一支盗匪队伍看到火光往这边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这前不着村后不落店的地方,好不容易找到一支过路的队伍,被早就饿得嗷嗷叫的盗匪当作是自关内来的商队,迫切地希望从这路人身上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朱厚照浑然未觉,连江彬和他的士兵也没有发现即将到来的危险。

    倒是马九这边提前得到消息,毕竟在朱厚照周围十里范围内,至少有百多名斥候在调查情报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在无遮无掩的旷野中点火,不招来盗匪才怪。”六丫神色间满是不屑,在她看来,这群穿戴军装的人,江湖经验还没她这个女人多。

    马九连忙道:“调集人手,随时准备前出,不能让盗匪靠近我们保护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旁边过来一名车马帮的老弟兄,问道:“九爷,咱们这么杀过去,不会被前面的官兵误会为盗匪吧?”

    马九为难道:“倒是不怎么担心误判……但若被前面那些人见到我,那我们尾随跟踪的事情就会暴露,到那时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沈溪虽严令马九不能泄露行藏,但此时盗匪袭击皇帝一行,已无从遵守命令,只能优先维护朱厚照的人身安全。

    马九往周围弟兄看了一眼,没人穿戴官兵衣饰,毕竟是出来执行特殊任务,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算不得大明官兵,而是属于沈溪调遣的“雇佣兵”,只对沈溪一个人负责。

    “哥,要不让我去吧,他们不认识我。”六丫提议道。

    马九看了六丫一眼,有些不太放心,毕竟六丫从来没有上战场的经历,她只是广州地方官府送给沈溪的一个侍女,只因缘际会才有了今日的身份地位,六丫没有经过作战训练,在骑马和弓射上水平相当一般,再加上身子骨单薄,没有朱山那样的力气,很难让人看好。

    马九道:“打水战,你或许行,但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六丫不满地道:“哥,你瞧不起人!我怎么就不行?看我的吧!”

    随后六丫不等马九下令,直接跳上马,干脆利落,一摆手道:“弟兄们,现在有贼寇出来闹事,待会儿只要贼寇一现身,咱们就杀出去,让所有人见识一下咱们的本事,咱们绝不是孬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丫很自信,但奈何她的实战水平的确不高。

    马九为防万一,自己也骑上马,带着一部分人移动到河边,防止变生不测,可以随时杀出去增援。

    好在夜色凝重,没人留意附近的情况,哪怕此时马九距离朱厚照篝火的距离已不到半里,也没引起江彬和朱厚照的警惕。这跟马九所带都是一群经验丰富的斥候有关,这些人平时习惯于掩藏自己,此时躲过大而化之的官兵探查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河岸上,一直等对岸盗寇靠近,江彬的人才发现情况不对。

    “江大人,有贼人杀来!”

    士兵们胆战心惊,虽说他们平时耀武扬威惯了,但很少有跟盗寇正面交战的机会,盗贼见了他们向来都远远躲着,以前他们出城都是跟随大部队行动,现在落单,而且还保护一个不明身份的“朱公子”,底气先天就不足。

    江彬此时心惊不已,虽然他有打虎的经验,但现在可不是面对一只畜生,而是一群强盗。

    “保护朱公子!”

    江彬惊慌大喊,但见对面已亮起火把,大批骑兵往河边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根据此前哨探调查,处于枯水期的孤山河宽约四五丈,深不到两尺,也就是水位只到大腿,盗匪随时都能过河。

    朱厚照此时没有惧怕,反而很兴奋,他从来没有遭遇过盗贼袭击,现在的经历让他觉得很新鲜,而且不觉得自己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朱厚照心道:“我连鞑子都不怕,眼前这群盗匪不过是未经受严格军事训练的乌合之众,我怕他们作何?”

    朱厚照翻身上马,但等他看清楚河对面的情况,不由稍微有些担心起来,因为敌人的数量超过想象,光是冲在前面的就有四五十骑,比自己这边所有人加起来还多了一倍不止,而且后续尚有步兵往这边靠近。

    “立即集结,列防御阵型,御敌!”江彬此时尽量保持一个领兵大将的风采,在皇帝面前表现的机会本就不多,眼前这群盗寇是否能杀退他不知道,但心里清楚或许只要自己亮出身份来,对面的贼人很可能会被吓退。

    前提是自己的队伍不能乱。

    随即对面骑兵发现这边不是普通的商队,而是统一穿着军装,一看就是正规的边军,如此一来盗寇有些胆怯,没有直接掩杀过来,而是在河对岸驻足,不过两翼已有步兵举着旗子往这边突进。

    “守好河岸,准备好弓弩!”

    江彬多少有些指挥能力,毕竟是世袭武将出身,而他挑选来护送朱厚照的人,基本都算得上骁勇善战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他不想重用亲信,而是这些有能力的士兵才能保护好皇帝的周全,同时他还得为自己的安危着想,他调来的这些人都带着远程攻击的弓箭,等拉满弓箭后,对面的盗寇更不敢上前了。

    “点子扎手!”

    有人大喊大叫,夜色里传得很远。

    江彬怒喝:“本官乃蔚州卫指挥佥事江彬,请前面来人报上来头,来日本官自会拜山,奉上程仪!”

    就算是官军,见了盗匪也不能太过强硬,除非是朝廷剿匪,不然平时官匪一家亲,江彬不想因为自己的冒失而置皇帝于险地,所以他干脆用温和的外交手段来应付眼前的麻烦。

    对面有人大喊道:“管你们是谁,把银子和马匹留下!束手就擒,保你们活路!”

    如果换作以前,江彬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,或许就此屈服,反正这群盗寇不敢杀官军,最后可保平安无事,但现在他要给皇帝保驾护航,根本就没有妥协的勇气。

    江彬喊道:“若再靠近的话,弓箭伺候,定杀你们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朱厚照听得热血澎湃,跟着大叫:“有本事就过河来试试,让你们知道本公子的厉害!”

    言语间,朱厚照也拿起弓箭,可惜平时围猎他都连动物都射不中,更别说这会儿要在战场上对敌,不过他的自信却自然而然,好像真有那么大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对面显然不是吃素的,连家门都不报,当然更大的可能是怕官军中有人逃脱,泄露风声,遭致官府进剿,干脆直接渡河冲杀。

    盗寇也要面子,你们不服软,那就打到你们口服心服,不然山寨如何在江湖中立足?

    目睹对面下达冲锋命令,骑兵淌水过河,江彬一再隐忍,怕放箭后彻底收不了场,到时候可能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,赶紧对朱厚照道:“公子,您赶紧骑马后撤,去找沈大人,小人在这里拼死护驾!”

    朱厚照仍旧很兴奋:“还没等开打就逃,实非英雄所为,准备应战吧!让这群草寇见识一下我大明官军的厉害!”

    江彬着急地解释:“陛下,这群人很可能以前也是官兵,不好对付啊!”

    在他着急说话时,双方已正式接战,江彬手下那些士兵不是吃素的,见敌人冲杀过来,直接放箭威慑,而且江彬手下这群人箭法了得,很快便射中几人,有马匹在河道中倾倒,更有贼寇落水,在水里扑腾,大声呼痛求救。

    “点子扎手!”

    对面还在喊,不过已经没有退缩的意思,冲到河边的步兵甚至举起盾牌,一看样式就来自军中。

    朱厚照这才感到,这群人很可能如江彬判断,的确是一群边军逃兵,落草为寇后还带着以前当兵的制式武器和装备。

    官军对曾经受过严格训练的逃兵,还是人数处于劣势的一方,明显吃亏,而且对方开始射箭,这边朱厚照眼睁睁看着挡在前面的一名骑手中箭坠马,到这个时候他才感到危机临近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演习,而是血肉横飞的战场,虽然只是官军跟盗寇间的一场对决,却也是你死我活,从开始就注定难以用和平谈判的方式结束。

    “江大人,贼人从侧面杀过来了!”有士兵提醒。

    江彬跟朱厚照转头望去,只见两翼有贼寇往这边靠近,且成批量,在正面贼寇举着火把吸引他们注意力的时候,两翼已经有骑兵摸黑渡河,顺利地杀了过来,直到临近听到马蹄声他们才发现危险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又有人喊:“后面也有!”

    连后方也有大批骑兵往这边靠近,不过这批骑兵动作更为矫捷迅速,一路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。着笔中文网m.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